第642章 明抢(1 / 1)

“小姐,那就是多宝斋。”

湛非鱼顺着何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,却是高三层面阔五间的铺子,不愧是京城最大的古玩玉石铺子,进进出出的客人络绎不绝,京城多的是不差银子的人。

湛非鱼和何暖一走进来,伙计立刻热情的迎了过来,“小姐里边请,前天刚到了一批海货,有一斛海珠,小姐可以挑些出来把玩。”

珍珠不管是镶嵌首饰或者用在衣裳鞋帽上都适宜,这也是湛非鱼来的巧,前两日都在下雪,没什么客人来铺子,否则这一斛珠很快就会被买光了。

“珍珠一会看,有没有适合拜寿的礼物?”湛非鱼快速的扫了一眼铺子,一楼只摆放了普通一些的古玩珠宝类,也有些字画古籍,珍品古籍都在二楼或者三楼。

“可是去常府给常老夫人拜寿?”伙计眼睛蹭一下亮了,这两日不少客人都来买送给常老夫人的寿礼,“老夫人信佛,这边有一尊白玉观音像,小姐可以看一下。”

说是白玉实则是青玉观音像,只不过玉质不错,色泽上接近白玉,若是寻常送给长辈的礼物倒也可以,可常老夫人是八十大寿,这尊青玉观音当寿礼就轻薄了些。

伙计一看湛非鱼不满意就知道这位没什么排场的小姐不差银子,把观音像又放回了盒子里,“铺子里还有一串黑奇楠佛珠,掌柜的还没有摆出来,小姐可以看看?”

京城礼佛的贵夫人极多,这也是因为铺子里的海货才到三日,否则即便这佛珠价格昂贵,估计消息一传出去就被买走了。

“小姐稍后,小的这就去回禀掌柜的。”伙计招呼着湛非鱼稍坐,又让人送了茶水糕点过来,这才忙不迭的往楼上跑去。

何暖让铺子里伺候的丫鬟退到了屏风外,这才低声开口:“常寺卿为何给小姐送帖子?”

姚大民的案子暂时搁置在大理寺,虽说常寺卿在此案上没有偏帮湛非鱼,但同样也没有偏向刘侍郎,更确切来说大理寺接下这个案子本身就对湛非鱼有利。

若是继续由刑部审案,即便刘侍郎避嫌换了其他刑部官员为主审官,只怕此案依旧会对湛非鱼不利,因此常府的帖子送到了裕丰楼,湛非鱼自然不能推脱。

“或许是白夫人的关系。”湛非鱼把玩着暖和的小手炉。

之前自己回绝了朱二小姐的帖子,朱二小姐的姑姑嫁的是白府尹的堂弟,自己收到了帖子后,朱氏先去的白府之后便回了朱家一趟。

如今常老夫人寿辰之际,白夫人和常夫人私下见过一面,如今自己又收到了帖子,湛非鱼不用想也知道这其中就是白夫人的手笔。

多宝斋的邴掌柜走了过来,跟在他身后的伙计双手捧着一个四方木盒。

目光不动神色的打量了湛非鱼一番,邴掌柜的微微皱眉,是个生面孔不说,而且身边只跟了一个丫鬟就外出,这只怕不是京城的世家千金,估计只是哪个商贾家的小姐。

“铺子里有不少适合拜寿的礼物,小姐确定要看这一串佛珠?”邴掌柜态度冷淡,明显是不想把这手串卖给湛非鱼,但看不上一百两的青玉观音像,只怕是不差银子的,邴掌柜也不想真把人得罪了。

湛非鱼并不在意掌柜的态度,视线看向木盒里的手串,外表颜色呈黄黑色,通体油脂,品相极佳,凑的近了还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药香味。

“这佛珠送给常老夫人正合适。”湛非鱼很满意,至于掌柜的不乐意也正常。

正所谓海南沉香,一片万钱,这串佛珠可遇不可求,若是卖给其他信佛的官家夫人,邴掌柜的还能结个善缘,同样的价格,掌柜的肯定想“名利双收”。

“小姐也知道沉香价格昂贵,这佛珠一千两。”掌柜的一开口就把价格开到了最高,其实真的卖的话,八百两就差不多了,说到底也只是一串佛珠,八百两都能在京城买一座小院子。

“阿暖给银子。”湛非鱼土豪的都没有还价,毫不意外的看到掌柜的一瞬间僵硬的表情,估计是后悔价格开低了。

一旁的伙计都傻眼愣住了,掌柜的说的不错,果真是人不可貌相,一千两银子说买就买了!自己的工钱也就三两银子,一年三十六两,自己不吃不喝干三十年也就买这一串佛珠……

“小姐,可要看看这些珍珠?”伙计殷勤的把一匣子一匣子的珍珠都摆了出来。

知道湛非鱼不差银子,所以小个头的珍珠伙计都没拿,这五匣子都是品相最好的,不但个头大,通体浑圆,颜色也正,几乎看不到瑕疵。

“等等!”

熟悉的声音响起,正在挑珍珠的湛非鱼抬头看了过去,果真是“冤家路窄。”

温如意没注意到柜台另一头的湛非鱼,此刻略显得急切的往前走了几步,将伙计刚放进礼盒里的佛珠拿了起来,这股药香味让温如意心下满意,果真是黑奇楠佛珠。

“这黑不溜秋的有什么好看,还不如买红珊瑚的。”跟着走过来的折婧嫌弃的看着温如意手中的佛珠,寿礼就该用红艳艳的,看着就喜庆。

邴掌柜和伙计表情僵了僵,不过他们都认识折家这位大小姐,自然不敢说什么反驳的话,省的得罪这位小祖宗挨一顿鞭子。

相对于折婧的浅薄,温如意柔声笑着解释:“这是珍贵的海南沉香,黑奇楠更是沉香里的极品,常老夫人常年礼佛,送这串佛珠正合适。”

常大人贵为大理寺寺卿,行事极其周全,看着平易近人,可父亲说常大人这样的笑面虎其实最难接近,但常大人是个孝子,所以讨得了常老夫人的好感,自然也拉近了和常大人的关系。

折家是武将之家,而且是开国时起家的,折家库房里不少珍贵的珠宝首饰,折婧自小不差这些东西,可比起这些木头,她更喜欢的还是红红绿绿的宝石。

“如意你喜欢就行。”折婧知道温如意喜好风雅,再说今日也是陪同如意来多宝斋买寿礼的。

点了点头,温如意向着掌柜的温声开口:“这串佛珠我要了,就用这红檀木盒。”

“温小姐,这佛珠已经被客人买走了。”邴掌柜这会是真的后悔了,早知道温大小姐也会来铺子里,他无论如何也会把佛珠留下来,这可是温家大小姐,京城贵女之首,更是宫中闵妃的外甥女。

温如意表情微微一变,不过很快就收敛了,柔美的面容上露出些许失望之色。

“不管是谁买下的,这佛珠我们要了!”一如既往的霸道强势,折婧一手把佛珠放到了盒子里,“我折婧看上的东西谁敢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”

折婧面色倏地一下难看到了极点,每一次碰到这个贱丫头就没有好事。

“正是这位小姐买下的。”邴掌柜的赶忙开口,不动声色的把佛珠收到了盒子里。

又对一旁伙计使了个眼色,让他把贵重的东西先收起来,唯恐折婧一旦动手祸害了铺子里价值不菲的物品。

湛非鱼把手里的珍珠放会到了匣子里,笑着和折婧、温如意打招呼,“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折小姐和温小姐,果真是缘分。”

“呸,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为了嫁给白兆辉还买凶杀人,谁和你这个贱人有缘分!”折婧出口成脏,大理寺判了湛非鱼无罪,折婧听到消息后就砸了一套茶具。

余光往楼上扫了一眼,湛非鱼悠然一笑,可出口的话却挑衅味十足,“比不得折小姐满京城的追着宁公子跑,比之折小姐所作所为,我甘拜下风、自愧不如。”

“你!”折婧纵然再不知廉耻可被湛非鱼这般当面讥讽也气的暴跳如雷,抽出腰上的鞭子就要动手。

二楼之上,宁辰安面无表情的看着楼下起冲突的双方,果真是出门没有看黄历。

“辰安兄这就是缘分。”一旁的好友调侃的拍着宁辰安的肩膀,毫不意外收到一记白眼。

温如意这是第二次和湛非鱼见面,可能让折婧接二连三的吃瘪,温如意也知道面前这看着乖巧灵气的姑娘不是善茬。

“湛姑娘。”温如意拉住要动手的折婧,对着湛非鱼温婉一笑,“君子不夺人所爱,但这佛珠我想买来送给一位长辈,还请湛姑娘割爱。”

“让温小姐失望了,这佛珠我要送给常老夫人。”湛非鱼回以笑容,拒绝的却无比干脆。

折婧正压着一肚子的火气,听到这话毫不客气的讥讽道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常府的寿宴你有什么资格去?也不知道哪个旮旯里出来的野丫头,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!”

常老夫人的寿宴并不大办,可毕竟是八十岁的高寿,常家的姻亲故旧肯定要去给老夫人拜寿,所以能收到帖子的都和常家有来往的大家族,寻常官员想要借此攀附常寺卿那绝不可能。

骂完之后还不解气,折婧一个箭步上前,直接推开挡路的邴掌柜,一把将收到柜台里的红檀木盒给抢了出来,“如意,你把手串收好,我倒要看看光天化日之下谁敢抢!”

“折小姐这是打算去顺天府衙门走一遭?”湛非鱼好整以暇的看着明抢的折婧,“这佛珠手串我已经付了银子的,折小姐三思而后行。”

折婧霸道惯了,此刻冷嗤一声,趾高气昂的抬起下巴,“你付了银子?谁看见了?掌柜的,这佛珠手串她给银子了吗?”

最后一句却是威胁意味十足,邴掌柜的只要不蠢就知道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折家大小姐,正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,折婧比起小鬼还要难缠。

关键折三郎这群折家人还不讲理,今日邴掌柜的得罪了折婧,折三郎就能带人把多宝阁给砸了,顺道再把邴掌柜给揍的爹娘都不认识。

湛非鱼询问的目光看了过来,邴掌柜和伙计都心虚的低下头,这位小姐不差银子,可折家大小姐疯起来要人命。

折婧见状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,挑衅的看着湛非鱼,“你付了银子?我还说你来多宝阁讹诈!没给银子就想讹东西,别以为你救了白兆辉就能为所欲为,顺天府可不是白家的一言堂!”

“多宝阁这么多人,我难道就找不到其他人证?”湛非鱼慢条斯理的开口,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温如意,都说这位温家大小姐是京城贵女之首,容貌、才华、品格都无可挑剔,今日看来不过如此。

“你们谁看见了?”折婧手拿着鞭子指着铺子里的几位客人,自己的鞭子抽不了这个贱丫头难道还抽不得他们?

“你们想清楚了再说,毕竟得罪了我是小事,伙同这个贱丫头在多宝阁行骗那可是要蹲大牢的!”折婧公然威胁,京城这地界可不是这贱丫头能撒野的地方!

虽说来多宝阁的客人都不差银子,但只在一楼的铺子挑东西,他们的身份地位远不能和折婧相提并论,就算和折家奇虎相当,谁也不愿意为了一个陌生人得罪折婧这个疯女人,再惹到折三郎那群疯男人,被揍了都没地方说理去。

湛非鱼没理会这些人,而是往后退了几步看向二楼,“墨子有云:志不强者智不达,言不信者行不果。宁公子可认同?”

折婧一怔,快步往湛非鱼这里走了过来,这才看到了二楼之上的宁辰安。

wap.

最新小说: 夫君是条龙 重生之小玩家 玥迢迢 通灵出马仙 王爷万福金安 一凡有条龙 史上最坑选项系统 全球宝藏:我的眼睛变异了 一切从棋魂开始 火影之缔造鸣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