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书阁 > 青春小说 > 让心儿静一静 > 189、赵良吐露心迹

189、赵良吐露心迹(1 / 1)

此时,赵良的大脑并没有陷入安静,也未对自己的举动而后怕。相反,还有些得意,呆滞的目光望着高燕。赵良在想:这高燕并非自己想象得那样矜持,如果自己再争取下,今晚肯定会得到高燕。但又想,什么事情都不能太急,否则会事倍功半,甚至会身败名裂,得不偿失。高燕对自己出格的举动并没有反对,甚至是默许,这说明,高燕还比较在意自己,日后,如有机会,得到高燕是件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高燕见赵良目光一直在望向自己,有些不解,知赵良肯定又在胡思乱想,就没再说什么。赵良道:“你这熊娘们,刚才在撒谎。”

高燕知道赵良想说什么,不好回答,就木然的望了赵良一眼,没再说什么。赵良见高燕没什么反应,就两眼一直注视着高燕,起身上前,笑道:“要不,我看看。”

高燕见赵良瞪着一双直勾勾的眼望着自己,向自己走来,脑间不由的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,如同触电般,忙站了起来,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高燕惊恐的目光望向赵良,不由的向房门退去。高燕说着,回头望了房门一眼,狠狠的瞪了赵良一眼,道:“你要再往前走,我可要喊人了?!”

高燕的一声惊呵,似乎使赵良清醒了许多,就笑道:“看把你吓的,我还真的检查啊?我在和你开玩笑呢。”赵良说着,向后退了退,又坐在了沙发上,轻轻的呷着茶。高燕又坐在了离房门较近的床边。

“离我这么远干什么,怕我吃了你不成。”赵良望了高燕一眼,道。

“别闹了,我们聊会天吧。”高燕望着赵良道。见赵良不想离开,生怕赵良再作出越格的举动,使双方极为难堪,高燕就为赵良找了个台阶下。

赵良没有说什么,微微一笑,心想:深夜,一男一女,有什么可好聊的。但他更明白,高燕不同其他人,虽说自己是她的直接领导,但自己对高燕并不了解,还没完全赢得高燕的信任。过于心急,就有可能将高燕惹急了,一旦闹出是非来,不仅高燕的名声受到影响,也有可能自毁前程,得不偿失。况且,天下漂亮女人有的是,犯不上因小失大,尤其是感情的事情,必须慢慢来,真的有一天,高燕喜欢上自己,爱上自己,驱赶着都不会离开。女人爱男人是生命的托付,男人喜欢女人往往只是生理的需要。

“贼大胆。都说,贼的胆大,我发现你这人胆子也不小。”高燕望着赵良摇了摇头,似乎对赵良有了新发现。

赵良见高燕如此评价自己,很不以为然,道:“在你的房间我怕什么?”

“在我的房间怎么了?我的房间,就不能发生强奸案了?再说,别忘了,你是我的直接领导啊,一旦有什么不测,受处理的首先是你。你别忘了,在过去有个流氓罪,犯罪的主体就是领导。”

高燕的话音刚落,赵良便不由的笑了起来,道:“什么领导啊,你干人事工作这么长时间了,咋还不明白啊。出来挂职,回去就意味着重新分配工作。再说,我们原来在一个处工作,又一同挂职,再回到厅机关,还能在一起一工作啊?你想让我管,但组织还不一定会同意呢,说不定会另有考虑。”

“呸!少往自己脸上抹粉,你整天变着法的欺负我,我早就想逃离你的魔掌了。是你心里还想领导我,继续欺负我吧?”高燕道。

高燕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赵良,似乎有了新的发现。赵良的一席话,在高燕的心里不时掀起层层涟漪,觉得赵良的话有些道理,按照惯例,挂职结束后,赵良将不会再和自己一个处工作。再加上有刘大可这个靠山,赵良肯定会受到提拔或是重用。也许正因为如此,赵良才会对自己如此放肆,才会如此放纵自己。高燕似乎将赵良看得更清,那赵良在高燕的心目中变得更轻。

赵良望了高燕一眼,没有说什么。

过了一会儿,赵良似乎想起了什么,道:“我看你经常往小梁房间跑,你是不是看上小梁了?我和小梁是老乡,要不,我给你提提?”

“少胡说八道,我和梁海星都是有家室的人。再说,小梁和你不一样,人家家庭观念很重,一天给家里打好几个电话,夫妻很恩爱。我去小梁房间……。”

高燕突然停顿了下来,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因为她实在找不出经常去梁海星房间的理由,而这又似乎为赵良找到了攻击的把柄。就在高燕茫然不知该如何回答间,赵良望着高燕不怀好意的笑道:“去小梁的房间干什么啊?”

“人家小梁和你不一样,你一到晚,光知道和你那些狐朋狗友,喝酒玩女人。人家小梁除了看书,就练书法,我去向他学习书法怎么了?难道还违法啊?”高燕似乎终于找到了反击的机会,就连珠炮般发问道。

赵良没有说什么,目光一直在望着高燕。

高燕以为赵良理亏,就又道:“看什么啊,又准备使什么坏心眼子啊?”

“我在看你那心灵的小窗户。你摸摸你的心脏,你说话的时候,你的心脏在不在跳啊?”

“废话,心脏不跳人不早就死了。”高燕依然不依不饶道。

“你也不用把小梁抬得太高,同是男人,对小梁,我比你了解;你也不用把我贬得这么一文不值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比你清楚。人就是那么回事,吃五谷杂粮,有着七情六欲,穿上衣服是人,脱下裤子就是猴子,都有着同样的德性。”

赵良的话大大出乎高燕的意料,就不停的摇着头,心想:世上尤其是在厅机关,竟然有如此恬不知耻的人。但碍于赵良仍是自己的直接领导,担心赵良心理承受不了,高燕就没再反击。赵良似乎看出了高燕的心思,在下级面前,感觉自己的话有些过,就尽量解释道:“人这一生就这样,是父母作孽的结果,人生百年,有多少好时光。就不要再难为自己了,你在这里和我聊天,说不定他在你的家里,正搂着漂亮的妹妹睡觉呢。”

“去,去,去。少拿我和小梁说事,你怎么不说说自己呢?”高燕不满道。

赵良道:“我说你们,是看得起你们。我家那口子,就是马尾巴串豆腐根本提不起来。”

“你这是在轻视我们妇女。”高燕见赵良为了自己,不惜贬低自己的爱人,有些听不惯,就急忙道。

赵良叹了口气,道:“真的,那熊娘们,更不值得一提了。我有时不止一次的问自己:自己的命怎么这么苦啊,摊上了这么个熊娘们。”

在机关上,同事们很少去家里串门,赵良也很少提及他的爱人,高燕对赵良爱人的情况了解得很少,只是拜年或是聚餐的时候,偶尔有所接触。在高燕的心目,那是个爱说爱笑,没有什么心思,较为率真的女人。就是长得丑了些,也有些显老。高燕禁不住道:“嫂子那人多好啊,你用得着这么臭摆人家吗?你们男人都这副德性,吃着碗里,看着锅里。”

赵良见高燕并不理解自己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接着,赵良向高燕讲起了自己的家庭。

赵良道:大学毕业后,年龄已偏大,家里人对我的婚事很着急,自己也想找个家城里的人,能够照顾自己。择婚的条件也就没想太复杂。她在工厂工作,当时工资比我还高,家又是城里的,人你也见过,爱说爱笑,大大咧咧的,没什么心眼子,认识不久,就领了结婚证,很快步入了结婚殿堂。我们从认识到结婚不到半年,用现在的话来说,就是闪婚。因此根本谈不上了解。结婚后,好多缺点逐渐暴露出来。尤其是二人在性格追求,还有双方家庭观等方面,差异越来越大。

我闲着没事的时候,喜欢看点书,她则喜欢热闹,经常邀她的工友来家里聊天,打牌。没人来的时候,就整天看电视。偶尔聊天,也是街道上的家长里短,完全一副家庭妇女的面孔。有时对我看书也指责,经常说,看书学习,不就是想跳出农家门吗,都大学毕业了,还看什么书啊。一旦家里来人,我就独自一人出去爬山,或是借故离开家,享受一个人世界的孤独。

本来还以为,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,没什么小事,可事实上正好相反,小事特别多,每次去她家,总嫌提的东西少,什么丈母娘、岳父、小舅子、姨子啦,全都考虑个遍。她有时不高兴,就噘起那长长的驴嘴,对我发着牢骚:我娘家一家人容易吗?孩子是姥姥带大的,回家带点东西咋了?不错,我女儿是岳母看大的。但并不是我父母不想看,是她不让看,说农村条件不好,孩子受不了那罪。农村咋了,我从小就是在农村长大的,不照样考上大学成为国家干部啊。她是城市长大的不错,不照样没考上大学啊?更气人的是,到现在对我们家还有偏见,可怜天下父母心。我去她们家,她大包小提的买好多东西,七大姑八大姨都想到。平时说工作忙,不回我老家。过年,好不容易到我们家,结果买点东西还吵架,专拣便宜的东西买不说,有时随便从家里找点东西,带回老家应付一下,还说什么,我们家是农村的,买点东西就不少,农村人不识货,买贵重与买便宜的东西,没什么区别。她几乎每周都回她娘家,有时还喊上我一块去,但偶尔过年,回趟我老家,你看她那毛病,多了去了,不是嫌这脏,就嫌那乱,菜太咸,屋太冷,茅房大臭。这不是说的屁话吗?茅房不臭还叫茅房啊,那是厨房。

听着赵良如此粗鲁的话,高燕似乎很开心,不由的笑了。

赵良望了高燕一眼,似乎根本没有理会高燕,仍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。

最新小说: 火影之缔造鸣天 一凡有条龙 史上最坑选项系统 夫君是条龙 全球宝藏:我的眼睛变异了 王爷万福金安 重生之小玩家 通灵出马仙 一切从棋魂开始 玥迢迢